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幻人生 诗意栖息

艺术和科学是我的宗教

 
 
 

日志

 
 

郴州奇案:假少校调动了真部队  

2016-11-10 21:12:13|  分类: 家事国事天下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 戒备森严,"奇兵"突临山城 郴州是湖南的南大门,与广东交界,不知从何时开始,该地区出现了大量的冒牌军车,令当地驻军及地方运政部门十分头痛。 2001年5月初的一天中午,郴州市某部门领导正准备下班,忽见一辆军车驶进院内,一个身着军装的青年军官下车后微笑着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来人自我介绍叫李建峰,是广州军区保卫部干事,少校军衔。他主动出示了自己的军官证、介绍信后,一脸严肃地说:"我们多次接到群众举报,说贵地假冒军牌车辆很多,严重损坏了部队形象,扰乱地方运政秩序,军区政治部打假办派


戒备森严,"奇兵"突临山城

郴州是湖南的南大门,与广东交界,不知从何时开始,该地区出现了大量的冒牌军车,令当地驻军及地方运政部门十分头痛。


2001年5月初的一天中午,郴州市某部门领导正准备下班,忽见一辆军车驶进院内,一个身着军装的青年军官下车后微笑着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来人自我介绍叫李建峰,是广州军区保卫部干事,少校军衔。他主动出示了自己的军官证、介绍信后,一脸严肃地说:"我们多次接到群众举报,说贵地假冒军牌车辆很多,严重损坏了部队形象,扰乱地方运政秩序,军区政治部打假办派我前来与地方政府联合打击假军车,请予以支持。"这位领导仔细查看了李建峰的军官证及介绍信,没有发现任何破绽的他当即叫来了另外几个负责人,一起商量此事。因为已是午饭时间,他们请少校一起去吃工作餐。席间,他们对少校十分客气。这位领导说,郴州的假军车确实令他们十分棘手。因为他们无权检查军车,现在部队主动派人前来,真是天大的喜讯。而少校还一再向他们强调查禁假军车所收的罚款可以"利润分成",只是该单位要提供办公场所、停车场地等一切方便。这位领导说,只要能查禁假军车,以维护地方运政秩序,他们坚决不要一分钱分成,并在各方面积极配合。饭后,少校说是要回去向部队首长汇报情况,争取尽快行动。

两天后,李建峰风风火火地来到该单位,说是根据首长意见,先由该单位拟一份报告,说明当地假军车猖獗的情况,请求广州军区政治部打假办派人前来予以协查,然后由他将报告带回广州请首长批示,部队即可派兵前来。该单位领导没有怀疑,当即拟好报告加盖公章交给了他。

几天后,李建峰再次来到该单位,说是军区首长已经批示,但军区保卫部最近很忙,抽不出兵力,首长安排了广州军区某部某某分部派人就近前来,请地方立即做好准备工作。该负责人接过首长批示一看,只见上面写道:"交保卫部处理,事后拟报军区领导。林少喻,5月25日。"该负责人深信不疑,当即安排制作“军地联合打击假冒军车办公室”的招牌,安排了专门的办公场所和停车场,并抽调专门力量协查。

2001年6月2日上午9点,郴州市各主要街道路口,以及郴州至宜章的107国道收费站突然间被戴着头盔、佩有袖章的军人把守。凡是挂有军牌的大小车辆被一一拦住。执勤战士严格查验真伪后,对挂假军牌的车辆一律扣押,先摘牌,后罚款。郴州市内交通一时阻塞。有的假军牌车主见状掉头就跑,早已守候的军警紧追不舍,有的车主干脆弃车而逃。

短短的几个小时,即查获假冒军车11辆,处理4辆,共罚款8400元。查获的假军车一律拖往某单位特意安排的停车场等候处理。停车处的墙壁上还贴出了“打击假冒军车,维护交通运输秩序”的大红标语。曾经深受假冒军车之害的司机及围观市民一时拍手称快。

首长震怒,"少校"落荒而逃


当日下午5点30分,执行任务回来的郴州军分区某科科长的车在市区八一路被拦住。在交验手续放行后,这位科长边走边产生怀疑:既然查禁假军车,不可能不通知郴州军分区,我们为什么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呢?高度的警惕性使他果断决定,返回查车现场去看一个究竟。这一看不禁让科长大吃一惊:这些被查的假军车,每辆被罚款数千上万元,而执法者出具的却是地方交通规费部门未盖章的罚款收据。这在部队的执法行动中还没有先例。科长初步了解到,此次查车是奉广州军区某首长的命令而来,而且执法者持有首长的批示。执法行动的总指挥是"广州军区保卫部侦查干事李建峰少校",具体执行者是广州军区某部某某分部的处长及其助理、郴州某驻军的战士以及地方某单位派出的10名协查人员。按理说,这是不容质疑的一个执法队伍,但这位科长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回到部队后,他立即电话与广州军区联系。他先将电话打到广州军区保卫部,该部回答说,没有一个叫李建峰的少校,近期也没有查禁假军车的行动,并指示他立即将这伙人控制起来。这一事着实让科长的神经高度紧张起来:难道真有人吃了豹子胆,冒充部队军官,伪造首长批示,借查假军车之名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吗?为了进一步证实,他又直接将电话打到广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林少玉的办公室。林副主任听后大为震怒,他根本就不知道查假军车一事,更没有作过任何批示,不法分子竟敢如此胆大妄为,真是闻所未闻。他当即指示郴州军分区,马上将查车人员扣留,查明情况立即报告广州军区保卫部值班室!

郴州军分区领导对此高度重视,几位主要负责人开了一个简短碰头会,迅速制订了行动方案。因为一时无法确认这些军人的真实身份,军区领导决定先跟当地协查的某部门取得联系尽量智取,先不打草惊蛇。 下午6点30分许,郴州市某酒店。两辆执勤的军车悄然而至。在某科长的带领下,郴州军分区的纠察队员们敲开了正在此喝酒的查车人员的包厢。那位科长很有礼貌地说:"诸位,我们军区领导有请大家前去坐一坐。"这位科长注意了一下,这些官兵们并不惊慌,少数人还顶撞说:"我们喝喝酒你们也管得着吗?"

二十多个查车人员被一一请到了郴州军分区,他们的身份很快就被查明了。这一支查车队伍由三拨人组成,一拨确实是来自广州军区某部某某分部,有处长、处长助理、司机及该部10余名战士;一拨是地方某单位的协查人员;另一拨是驻郴某部队的战士。经军区认真查验核实,这些"演员"全部都货真价实。令人奇怪的是,这一闹剧的"导演",自称是广州军区保卫部侦察干事的李建峰"少校"却不知去向。

原来,就在郴州军区某科长带领纠察人员前来敲门的时候,李建峰"少校"正好从卫生间出来,一眼看到一队纠察人员正进入包厢。他联想到刚才某分部那位处长所说,郴州军分区有人怀疑他们的身份一事,立即意识到东窗事发了,他当即退回卫生间,迅速将军服脱下来,揉成一团后塞进垃圾篓,从后门脱身,一路狂奔而逃。

郴州军分区立即将情况向广州军区保卫部值班室报告。值班首长指示,迅速与当地公安机关配合,查清李建峰其人的真实身份,在他的所有关系点上布控,军警全力缉拿假少校李建峰。


军警合力,"少校"束手就擒

得知"李建峰少校"竟是冒牌军官的消息,郴州市公安部门还着实吃了一惊:这个"李少校"近几年来一直在郴州市活动,他自称是广州军区派来郴州某部的蹲点干部,与郴州市各界交往密切。他一年四季都身着军装,不苟言笑,表情严肃。据说他神通广大,与广州军区某首长的关系非同一般,郴州市某些部门领导与他称兄道弟。据当地群众反映,这个"李少校"经常出入郴州市的娱乐场所,但他从来不唱流行歌曲,每次到歌厅都点唱《一颗红心跟党走》、《血染的风采》、《驼铃》等歌曲。

对这起假军官调动真军人查军车的奇案,广州军区保卫部刑事侦查处随即立案侦查。郴州市公安部门也立即组成专案组对李建峰其人展开全面内查外调。不久,关于李建峰的个人情况被基本查清。

李建峰,男,31岁,郴州市嘉禾县西车湾村二组农民,初中肄业文化。

1984年,年仅15岁的李建峰弃学来到郴州,投奔他的舅舅学汽车修理,并很快学会了开车,从此对汽车十分着迷。据查实,李建峰对汽车很有研究,曾经发明了"汽车电子打火器",1995年获得国家专利,并与广州某集团在郴州的分公司合作,李建峰以技术入股,使该专利产品走向市场。1996年,《郴州日报》还对李建峰及其专利产品进行过专题报道。然而,1996年后,李建峰自己先是开上了军用专车,不久又摇身一变成了一名军官,而且军衔不断升级,由中尉上尉而升为少校。

随着调查工作的不断深入,军区领导和公安民警们越来越感到事情的严重:"少校军官"李建峰以郴州某部驻军蹲点干部的身份在郴州市活动,表面上十分正派,私下里却几乎成了一个部队军需处。凡武装部队的各种证件及军用标志,除武器装备外,都可以从他这里买到。军用车牌、部队驾驶证、部队行驶证、士官证、部队职工证,一应俱全。而上当受骗者当中,有机关干部、企业经理、甚至公安和交通部门的工作人员。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这次查获的假军车中,就有李建峰卖出的假军牌,自己贩假卖假而又策划查假,李建峰可谓机关算尽。


7月24日,执法军警来到苏仙区鳌头湾的一间民房,发现了可疑迹象。房主说,他二楼的一间房子租给了一个叫何旺的年轻人,这个人白天很少出门,也不知道他做什么生意。军警拿出李建峰的照片请房主辨认,房主认真看了后,十分肯定地说:"就是他!"执法军警,立即将出租屋包围,李建峰终于乖乖地束手就擒。

发人深省,骗子吐露行骗过程

2001年9月3日,郴州市第三看守所,"少校"李建峰接受了记者采访。以下是他的自述。

说一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我是一个天资很高的人,我曾经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嘉禾县第一中学,但我对那些枯燥的课本根本不感兴趣,我从小对汽车有特别的爱好。我舅舅在郴州市开汽修厂,他常开车到我家里来,我14岁的时候就学会了开车。读到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我自己弃学了,父亲为这事打了我,我们父子从此形同路人。我跟舅舅学修车,很快就成了技术上的尖子,说来你们可能不会相信,任何一辆汽车,我可以将他迅速拆散,又可以迅速安装好。在汽车修理的过程中,我发现汽车点火器不仅造价高,而且很耗油。从1993年开始,我用2年时间研究成功了一种"实用新型汽车电子点火器",1995年获得了国家专利。为了将这一专利投入生产,我与广州军区的一个军办企业(后该企业根据政策与军队脱钩)合作,后来因为某些矛盾,我们投产不久就停了下来。于是我自己一边做旧车生意,一边小打小闹地生产和销售。在这个过程中,我搞了一部旧车自己用,但因为没有牌照,经常被交警部门查扣,我为此大伤脑筋。

1996年12月,我到广州去销售电子打火器,谁知在火车站把身份证弄丢了。在广州没有身份证很麻烦,在我到处转悠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递给我一张名片,上面印着"快速代办各种证件"的字样,并留有BP机号码。我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与他们联系上了。与我接头的是一个男人,那人自称刘清平。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我以60元的价格请他制作了一张名为张志飞的假身份证。我拿着这张身份证左看右看,觉得跟真的没有什么两样。这时我脑子里突然有一个想法,就顺便问他们可不可以制作军车牌照,想不到他们竟然满口答应。

回到郴州后我就开始周密计划,决定先把自己装备起来。两周后,我再到广州,以4000元的价格从刘清平手上买了一块"丙F·63028"的假军牌,拿回来后挂在自己的旧车上。你别说,这假货还真管用,从此我的"军车"没人敢扣。可是仅有军牌没有部队的手续也是不保险的,于是我又到广州找刘清平买了一本"中尉军官证",又从一个在部队服役的老乡那里弄来两套军装以及领花和肩章。这样,我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军官"了。从此我觉得当一名军官确实非常神气,而且以军官的身份销售产品更加顺当。后来我嫌自己的军衔太低,不过瘾,又找到刘清平给我"升级"。升为"上尉"后,过了一段时间还是觉得不过瘾,于是再次到刘清平那里升为"少校"。这次刘清平对我说,你暂时不能再"升"了,再"升"就会让人怀疑,以你的年龄来看,只能当这么大的"官"。


从1997年以后,我就以军官的身份在郴州市公开活动了。以我的官衔″和气质,很快就与各阶层的头面人物挂上了钩。为了充分取得他们的信任,我在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不管吹风下雨,我总是一身军装。平日去歌厅,也不找小姐,坚持只唱军歌。我的公开身份是广州军区保卫部侦查干事,有时别人问我怎么老是在郴州,我就干脆说是到郴州某驻军蹲点。有一次我还开着军车拉着一个头面人物到一个比较偏远的某部去检查工作,以首长的语气给部队训了一次话。从此在郴州没有人怀疑我这个"李少校"了。于是求我办事的人就多了起来,而且大多是有头有脸的人。凡是求我办军牌的,不管是谁,我都会先给一通严肃批评,说军牌控制很严,我也不敢违反军纪,这样一来他们就越发相信你,于是我就说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帮你一回。这样你既赚了他的钱,他又从此对你十分感激。因为跟刘清平打交道多了,而且我的要量比较大,价格就压了下来,一般只要花几百块钱就可以买一块牌,而我给他们最低6000元,高的达到13000元。军官证、士官证等,仅几十元钱,我卖给他们是几百上千元。就这样,郴州市的假军牌、假军官多了起来,交通运政部门也开始有所察觉了。这时我想,要是来一次查假军车行动,以收罚款为主,岂不是绝妙好戏?一则可以大发横财,二则可以减少假军牌太多的现象,三则可以为被查者说情为由,再赚一把。我心里很清楚,郴州市某部门确实对假军车很头痛,但他们又无权去查……但这确实是一步险棋,伪造文件和批示都很容易,关键是必须要有真军人才行。但这也难不倒我,自从我成为"军官"之后,我就开始搜集广州军区一些首长的情况,并主动与一些地方驻军的中层干部取得联系,有意无意地透露自己是军区某某首长的什么什么人,这样就结交了一些真军官。我拿到那份"首长批示",开"军车"到广州军区某部某某分部的那个处长那里,给他买了些好烟好酒,郑重其事地请他支持这次"执法行动"。那个处长见有首长的批示,而且我们又早有交情,再说,这也是维护部队形象的事,他不好拒绝,只是他也太粗心。后来我才知道,广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叫"林少玉"而不是"林少喻”,这位处长同志竟然没有识破,还亲自带队,带上助手和司机来到了郴州。有了这位处长压阵,事情就好办多了,我可是来郴州的蹲点"军官"呀,况且"上级"已经派了一个处长来,再到地方驻军调一些兵来就很容易了…… 然而,狐狸再狡猾,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李建峰还是很快被擒。但他导演的闹剧给社会留下的思考是沉重的。

作者:《家庭导报》记者 剑光 耕夫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