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幻人生 诗意栖息

艺术和科学是我的宗教

 
 
 

日志

 
 

薄薄酒  

2014-09-26 15:20:28|  分类: 风声雨声读书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薄薄酒是宋代的普通词牌名,比较出名的有黄庭坚的薄薄酒二章,苏轼的薄薄酒二章等,取安贫乐道,闲适自在之意,颇得宋代文人隐士之好。早期许多网友网络签名“薄酒可以忘忧,丑妻可以白头。徐行不必骑马,称身何必狐裘”就出自黄庭坚的薄薄酒二章。

1苏轼薄薄酒编辑

薄薄酒二章并序

胶西先生赵明叔,家贫,好饮,不择酒而醉。常云:薄薄酒,胜茶汤,丑丑妇,胜空房。
其言虽俚,而近乎达,故推而广之以补东州之乐府;既又以为未也,复自和一篇,聊以发览者之一噱云耳。
薄薄酒,胜茶汤;
粗粗布,胜无裳;丑妻恶妾胜空房。
五更待漏靴满霜,不如三伏日高睡足北窗凉。
珠襦玉柙万人相送归北邙,不如悬鹑百结独坐负朝阳。
生前富贵,死后文章,百年瞬息万世忙。
夷齐盗跖俱亡羊,不如眼前一醉是非忧乐都两忘。
薄薄酒,饮两钟;
粗粗布,著两重;
美恶虽异醉暖同,丑妻恶妾寿乃公。
隐居求志义之従,本不计较东华尘土北窗风。
百年虽长要有终,富死未必输生穷。
但恐珠玉留君容,千载不朽遭樊崇。
文章自足欺盲聋,谁使一朝富贵面发红。
达人自达酒何功,世间是非忧乐本来空。

赏析

《其一》,前五句触物起兴,引发出人生哲见的议论——知足常乐,随遇而安,所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它说:淡薄之酒,要比茶水好;粗麻布衣,要比没衣服穿优越;家中妻妾丑陋,总比独守空房强得多。诗歌经过层层对比,先显示出达观者的知足常乐思想。然而,诗歌的旨意并没有就此停留止步。从第六句起,则连续运用人间世累的种种现象,强烈地批判了富贵功名的可卑性;在美恶虚实的生动形象对比中,逐渐推出了诗人更高层次的审美情趣。他说:当大官的人,天不亮就要起身奔早朝,在殿廷等待皇帝朝见,此即所谓“待漏”,结果,天寒地冷,两只靴子都结满了霜冻,苦不堪言;还不如辞官归田的陶渊明,他三伏天虚闲高卧在北窗之下,享足了清风凉爽的乐趣。那些王公贵族,死后万人送葬,金缕玉衣,珠襦玉匣,何等荣耀,但终归还是要被埋葬在幽暗的坟墓之中;还不如那身穿乱麻、独坐街头、光着脊梁晒太阳的田夫,他尚能享受到阳光的无比温暖。至此,诗人感慨地说:什么“生前富贵,死后文章”?百年一瞬,万世空忙!不管是商朝末年为“名”的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还是春秋末年为“利”的大盗盗跖死在东陵之上,他们的“死”,都是一样的呀,分不清谁高谁低,谁上谁下!“俱亡羊”,都丢失了羊,结果都是一样的。这个诗旨原属于庄子的是非齐一、生死齐一的“齐物”思想,但苏轼的落脚点,却明显的是站在贫民、辞官者一边批判富贵功名,而具有一定的积极社会意义。
《其二》,则继续以戏谑的笔触,以目之所见、思之所及,对功名利禄进行了更加犀利的嘲弄,从而增添了《其一》反功名富贵题旨的心灵震撼。它选择了官民之别和贫富之死的两个典型视角,加以鲜明对照,从而超越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中庸之论。苏轼认为:人间的美丑醉暖虽然相同,但富者荒淫腐化早死,而贫者丑妻陋妾却能获得长寿。在朝的官僚权贵贪婪强暴,厚颜无耻;而在野的民众和隐士,却心怀高志,唯义是从。有钱的人死了,用珠玉裹尸,以求得“千载不朽”,但他们没有料到,这正招引来强人掘其体,掠其宝,奸其尸,辱其身,其下场却更为悲惨,这完全是他们自找的!说什么“死后文章,名垂千古”,也都是些欺骗瞎子和聋子的鬼话。谁使他们一生富贵,脸留红润?到头来,终不免一死,送进坟墓。富贵功名没有什么了不起,珠玉金钱也买不了他们的命,因此,“上”,未必是“福”;“下”,未必是“祸”。因而通达事理的人都能瞬息万变自我旷达,这并不是来自酒的功劳,而是因为世间的是非忧乐本来就是一切空呀!这完全是在言志抒怀,具有“以诗为词”的韵味。读罢令人思绪万千。
其“俯仰人生笑空明”,具有着“超然物外”的哲思情志,也可以说是苏轼在密州所创造的“超然诗”的一种酣畅淋漓的表现。它表现了苏轼正在寻找新的自我,并在其理想的寄托中获得了心灵的慰藉。他借其超世之想,拓开了博大的境界,寓庄于谐,寓激于淡,以奇笔书写了人间种种不平。它的风格狂放与超逸交渗协和,强化了封建时代悲剧人生的心路历程,大有“盛衰阅过君应笑”的气度,表现了一位哲人面对大千世界所发出的激情和沉思。像横亘时空的长河一样,一种独特的文化审美心理结构展现在我们面前:玄意、禅味、道家出世的乘物与游心、儒家入世的兼济与独善,共同积淀为我国历代士子的独特思维心理特性和处世态度,显示出诗韵的宏博、和谐、深邃和持久,大有化“俚”为“雅”、“以诗为词”的气势。
全篇采用了民歌复沓联章的艺术形式,《其一》、《其二》的前五、六句,文字大体相同,只是把“茶汤”换为“酒钟”、把“无裳”换为“两重”、把“胜空房”换为“寿乃公”而已;这更似“倚声填词”或联缀成词的作法。还有,全文赋事直叙,复沓前进,并不是单一进行,他或用反诘、或用讥刺,或含蓄、或揭露,或对比、或反衬,笔墨生花,多姿多彩。在反复唱叹中,强化了反富贵功名的旷达情韵,余音袅袅,似断实续,造成全篇语势情气的直贯和倾泻,令人心旷神怡,受到自得其妙的性情陶冶,从而把批判世累、追逐虚闲和走向大自然的情思推向了巅峰。这大概就是民歌体式的魅力所在吧!
再者,其“谁使一朝富贵面发红”句,乃化用了齐梁间古乐府歌辞“今日牛羊上丘陇,当年近前面发红”的句意,这说明《薄薄酒》二首的创作心态,更近于词

2黄庭坚薄薄酒编辑

薄薄酒二章

薄酒可与忘忧,丑妇可与白头。
徐行不必驷马,称身不必狐裘。
无祸不必受福,甘餐不必食肉。
富贵于我如浮云,小者谴诃大戮辱。
一身畏首复畏尾,门多宾客饱僮仆。
美物必甚恶,厚味生五兵。
匹夫怀璧死,百鬼瞰高明。
丑妇千秋万岁同室,万金良药不如无疾。
薄酒一谈一笑胜茶,万里封侯不如还家。
薄酒终胜饮茶,丑妇不是无家。
醇醪养牛等刀锯,深山大泽生龙蛇。
秦时东陵千户食,何如青门五色瓜。
传呼鼓吹拥部曲,何如春雨池蛙。
性刚太傅促和药,何如羊裘钓烟沙。
绮席象床琱玉枕,重门夜鼓不停挝。
何如一身无四壁,满船明月卧芦花。
吾闻食人之肉,可随以鞭朴之戮;
乘人之车,可加以鈇钺之诛。
不如薄酒醉眠牛背上,丑妇自能搔背痒。

赏析

注:(1)黄庭坚(1045—1105):名鲁直,字庭坚,江西宜春人。北宋著名诗人、书法家。曾寓襄垣县,为母治病就医,作此诗两首留于石刻。
(2)谴:责备,责罚。诃,同呵,大声喝斥。
(3)五兵:五种兵器,《周礼·夏官·司兵》载:“掌五兵五盾。”郑玄注引郑司农云:“五兵者,戈、殳、戟、酋矛、夷矛。”
(4)醇醪:味道浓厚的美酒。
(5)怀璧:《春秋左传·桓公十年》,原文是:“初,虞叔有玉,虞公求旃。弗献。既而悔之,曰:‘周谚有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3王炎(宋)薄薄酒编辑

薄酒可成礼,何必饮上尊。
丑妇可成室,何必求丽人。
人生有欲皆求得,谁能有得终无失。
多藏未免诲穿窬,厚味亦能生疢疾。
青鞋缓步可当车,不用驷马黄金覊。
茅檐之下庇风雨,不用丹碧文榱题。
緼袍布衾亦自暖,不用狐裘蒙锦衣。
菜羹脱粟亦自饱,不用五鼎羞鲜肥。
月盈不偿阙,物盛必有衰。
逐客可相亦可夷,饿隶为王又为菹。
欲从意满神所忌,吉凶反覆相乘除。
吾闻猩猩骂人非不智,以醉就禽犹惜屦。
鼋鼍窟穴深更深,卒为人得由贪饵。
古来达识照其几,外物视之双弊屣。
于陵辞聘宁灌畦,御寇辞粟宁忍饥。
逃荣无辱二疏去,今是昨非陶令归。
请君莫嫌薄酒薄,瓦瓮匏尊任斟酌。
请君莫嫌丑妇丑,荆钗布襦与偕老。
天宽地大得自由,如此足矣何多求。

4陈造薄薄酒编辑

作者:陈造 朝代:宋
薄薄酒,颜可丹。
粗粗布,身不寒。
丑丑妇,贫相欢。
人生浪行路难,欲不外骛心内安。
富贵底用极力奸,政自沐猴求棘端。
君不见寒儒肮脏默自守,横前书笈,燕坐瓮牖。
麻畦可衣,秫田可酒。
抽针纫绽,侑樽鼓缶,齐眉结发,赖有此妇。
人不裂眦,事无掣肘。
陶陶此兴殊未穷,一身易足天地中。
巷东毕公子,为乐渠能同。
宅舍颇轩亭,园池亦花草。
相过便开樽,掀髯写怀抱。
兰芳菊秀梅含春,拂翠匀红随分好。
乏爱不无苎衣赠,取醉何妨{上四下离}倒。
毕公子,吾之乐兮乐自如,一杯对妇兮,布衣蔽其躯。
君之乐兮有馀,妓女能楚楚,樽罍应指呼,醉乡宽闲兮吾得俱。
设侍以金谷倾城之艳姝,酌以宜城九酝之醪敷。
被狐白兮拥罗襦,朝歌暮燕,穷欢极娱。
婪酣佁似骄妻孥,外若丰泽中槁枯。
吾不彼原犹彼不吾羡。
毕公子,方吾徒,狂歌而起舞,更酬而递劝。
盖不知南威嫫母之有妍丑,衮衮衣短褐之为贵贱。
彼骄其有,殆醯鸡之撇天。
贪其取,如蜗牛之交战。
益知心怡愉,无穷涂,中焚如,无亨衢。
毕公子,倡予和女笙应竽。
他年遂初赋,老盍歌归去。
尘里无旷怀,人间有同趣。
四方向来志,一巢今可具。
亦不原黄金为梁桂为柱,茅屋三间近君住。

5于石薄薄酒编辑

作者:于石 朝代:宋
薄薄酒,可尽欢。
粗粗布,可御寒。
丑妇不与人争妍。
西园公卿百万钱,何如江湖散人秋风一钓船。
万骑出塞铭燕然,何如驴背长吟灞桥风雪天。
张灯夜宴,不如濯足早眠。
高谈雄辩,不如静坐忘言。
八珍犀箸,不如一饱苜蓿盘。
高车驷马,不如杖屦行花边。
一身自适心乃安,人生谁能满百年。
富贵蚁穴一梦觉,利名蜗角两触蛮。
得之何荣失何辱,万物飘忽风中烟。
不如眼前一杯酒,凭高舒啸天地宽。
~~~~~~~~~~~~~~~~~~~~~~~~~~
(文章源于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